粮卖了,钱没了,春耕在即傻眼了

首页

2018-11-10

粮卖了,钱没了,春耕在即傻眼了来源:添加日期:2017-03-1608:29:06  春耕在即,农民们已开始买种子、化肥等备耕工作。 但肇源县新肇镇古城村的多户村民,近日来却无法备耕。

去年,他们将粮卖掉后,收粮人却不守信用消失了,结果粮款至今仍未到手。 卖粮村民多日奔走寻找收粮人,却根本找不到。

3月12日,晚报记者来到古城村,对此事进行了采访。

  村民打算卖粮备耕  新肇镇古城村的宋先生,与不少村民一样,去年收获稻米后一直储存着没卖,当时收粮者有很多,但大家都希望能等到粮价再高一些后出手。   直到春节后,备耕的时间越来越近,虽然大家对粮价还是有些不满意,但还是将粮卖掉了。 对于农民们来说,耽误了春耕,就相当于土地荒废一年。

卖了粮食后,一些村民用这些钱开始着手准备今年春耕所需的种子、化肥等。

宋先生告诉记者,以种地为生的村民们,除了粮食以外,基本没有其他收入,所以卖粮款几乎就是一家人的全部收入,这其中还包括前一年投入的种子、化肥等春耕费用。   男子多次进村收粮  据宋先生介绍,古城村的村民们,以种植水稻为主。 自打粮食收获后,整个冬天来村子里收粮的人几乎不断,收粮价格略有差异。

  一般情况下,收粮者不会直接拿现金到村里收粮,而是带着车来到村里,收完粮后给卖粮村民写张简单的欠条,并在2-4天内将粮款支付给村民。

  收粮者大多以此为生,所以也都很讲信用,多年来古城村村民的卖粮款几乎没出过问题。 当然,村民们除了希望能将粮食卖个好价钱外,也很在意收粮者是否靠谱,为防万一,一般不会卖给陌生人,毕竟是一家人全年的收入,都不敢冒险。   3月2日,一位冯姓男子来到古城村收粮。

对于古城村村民来说,他不算是陌生人,春节前就在古城村以及附近的村屯收粮,据说粮款都已准时给付。   据宋先生介绍,村民们信任冯姓男子的另外一个原因是,该男子是肇源县某国有企业的一名员工,在村民们心中,有工作的人办事应该更靠谱一些。   数万元稻米变欠条  3月3日,宋先生将家中仓库里储存的价值万元的稻子,卖给了冯姓收粮人。 收粮人承诺两三天后就给钱,并给宋先生打了欠条。   宋先生称,当时根本没想别的,以为打欠条也就是个形式,两三天后拿到卖粮款,欠条也就撕掉了,所以他当时甚至都没有仔细看这张欠条。

据宋先生介绍,3月2日及3月3日两天内,冯姓男子在古城村收了多户村民家的粮食,均承诺两三天后给钱。

几天后,村民们不见冯姓男子来送钱,打电话催要时,却发现对方电话已关机。   此后,无论村民怎么拨打那个电话,都是关机状态,此时村民们才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头。

情急之下,村民首先来到冯姓男子的工作单位,但其单位领导称,冯姓男子已多日不上班,单位也联系不上。

随后,宋先生等人又找到对方的家中,可其家人也称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   粮款没着落难备耕  3月13日,村民宋先生称,冯姓男子仅是欠自己以及两个亲属家的粮款,就有十六七万元之多,并且他在奔走寻找冯姓男子的同时,还得知他在其他村屯也欠了不少粮款,加起来是一笔不小的数字。

  宋先生称,冯姓男子于3月10日通过微信加了众人,群里显示共有19人,有人称急用钱看病,有人称等钱买种子、化肥。

冯姓男子通过微信告知大家,自己正在外地要账,会陆续将钱款给大家结清。   但据宋先生介绍,几天来,冯姓男子只给几个人还了很少的一部分钱,对于急等钱准备春耕的村民们来说,这点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。

  宋先生告诉记者,他几乎每天都奔走在寻找冯姓男子的路上,根本没有心思干别的。

这笔钱如果再拿不回来,今年的春耕就要被耽误了。

即便以后钱要回来了,这一年的收成也没了。 宋先生说。   3月14日,记者从宋先生处了解到,他已准备到公安机关报案,希望能找到收粮人并将粮款讨回来。 村民的手里只剩白条子。